及时 深度 分享
财金圈为您带来最新资讯、热点财经的深度分析

骗局大排查,14家平台重点调查!

财金圈为您带来最新资讯、热点财经的深度分析 欢迎关注我们:
及时 深度 分享,独立第三方的财经圈;财金圈为您带来最新资讯、热点财经的深度分析!财金圈官网:http://www.cjquan.cn;
特色栏目:每天三分钟早报, 财经证券分析、P2P理财专区
 

“土豪死于信托、中产死于炒股、草根死于P2P,总有一款骗术属于你。”这样的段子既是玩笑,也是事实。

12月底,全国大排查

2015年涉嫌非法集资的案件,从金额、波及人数到辐射范围,比任何一年都来得猛烈,甚至进一步演化成社会群体性事件。记者了解到,目前高层已经高度重视非法集资风险,要求在12月下旬前完成全国性的风险排查。

各地打击非法金融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(下称打非办)要求,重点监测关注e租宝、e联贷、恒昌财富、银谷财富、首山财行、紫马财行、证大财富、鲁金所、借贷宝、天峰财富、开开贷、捷越联合、华赢凯来、望洲财富等多家互联网金融机构。

记者从多个渠道获知,仅2015年1月至8月,全国涉嫌非法集资的立案就在3000件左右,涉案金额超过1500亿元。这还未加上最近爆发的e租宝、卓达、泛亚等“地震级”案件。这些企业共同特点是,在起家之地很有势力,利用互联网金融的外衣迅速突破地域限制,面对市场质疑时非常强硬,资金去向成谜。

“形势可谓前所未有的严峻,存量风险还没有化解,增量风险又迅猛增加。”一位监管高层对财新记者指出,今年的非法集资案件有“遍地开花”之势,几乎全是大案、要案,不仅跨省,甚至跨国,非常令人头疼。

多位监管人士对财新记者透露,2015年,非法集资涉案金额河南第一,四川第二。从2015年1月至9月,河南省涉案金额约300亿元,四川省约180亿元。“这对整个地方经济、社会稳定都有影响,是连锁反应,银行也难独善其身。”一位河南监管人士说。除河南、广东、江浙等传统高发地区外,山西、北京、河北、四川、重庆、新疆的案发数量迅速增长。

2015年,以P2P、私募基金、股权众筹之名新增的非法集资风险隐患最多。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主任杨玉柱公开表示,“有一些是以P2P为名行集资诈骗之实;另有一些则从传统民间借贷、资金掮客演化而来,以开展P2P业务为噱头,主要从事线下资金中介业务,开展大量不规范的借贷、集资业务等。”

中国金融市场以刚性兑付为主,大量的投资者在无风险的巨大利益诱惑面前,既未在购买前被有效提示风险,又往往自动选择性忽视常识性问题,一旦风险爆发,求告无门,悲剧频发。“同一件事,因为不同的名字,归属不同的机构,制定不同的监管规则,就会有监管套利,最后形成所谓的创新来制造风险。”一位资深监管层对记者总结!

P2P跑路潮

621d9e5caa0d68b400384ea7cae73447

“你贪的是它的利息,它要的是你的本金。”这句话成了大部分投资者的亲身体会。

今年12月初,吹起700亿元泡泡的e租宝,被宣布因涉嫌违法经营被调查,涉84万投资者。12月16日,各地警方联合发布声明,称已对e租宝网络金融平台及其关联公司涉嫌犯罪问题依法立案侦查,对相关犯罪嫌疑人采取了强制措施,对涉案资产实施了查封、冻结、扣押。

据12月12日的消息,公安机关会同有关部门正在对e租宝网络金融平台及其关联公司涉嫌违法犯罪问题进行调查。北京及各省区市按照属地管理原则,成立专项处置工作机构,开展有关工作,将依法最大限度地保护投资人的合法权益。

2015年,P2P的非法集资风险高发。数据显示,截至2015年11月30日,3464家被监测的P2P借贷平台,正常运营的仅有1876家,问题平台约占46%,创近半年来新高。截至11月底,2015年问题平台涉及的投资人数约为15.7万人,涉及贷款余额为82.7亿元。

“真正的P2P实际上是很有发展前景的,它解决了交易成本、信息对称的问题,但现在出了这么多的事情,都不是真的P2P,这就把P2P行业毁了,大家都觉得P2P是坏蛋了。”一位银监会相关人士说。

一位监管层人士指出,目前从事P2P行业大致可分为三类人:一类是搞互联网起家的,用大数据做业务;第二类是传统金融行业,比如银行人士跳槽创业;第三类是民间借贷出身。“第一类人好一点,以做信息匹配为主,更强调技术;第二类人对金融有敬畏感;最怕第三类人办的P2P,出事‘跑路’的也多集中在这类机构上。”

另一位人士也对记者提及,机构借P2P概念,包装传统民间借贷,“只是在形式上开一个网店,往往通过线下跨区域设置门店,招聘大量员工进行地推,公然进行非法集资。”

一位成都银行业人士指出,四川成都市曾有民间投资理财、担保小贷一条街,十分疯狂,去年开始倒闭、“跑路”,现在早就人去楼空。这些公司有工商登记的合法身份,多设在高档写字楼内,对投资人有很大的欺骗性。

这些公司,改头换面就变成了P2P。

“P2P时髦啊!许多担保小贷、商业保理、融资租赁公司甚至房地产公司,老板们租台服务器买套网贷软件,就是P2P了。”一位业内人士透露,“大量P2P借贷软件是由第三方中小型软件公司做的,只要20万元,一些平台连基本的HTTPS加密传输都不配备。”

目前,北京银谷财富(北京)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扩张比较快的P2P公司之一。银谷财富称自己是“P2P行业中的星巴克”,曾有员工以“银谷银行”的名义公开推销理财产品,包括月月盈、双月丰、任逍遥、东方红等产品。这些产品期限在1个月-24个月,过往平均收益率8%-14.6%不等。从融资方而言,平均借款额度为6万元,借款人综合成本为24%。财新记者致电这家公司的员工,询问产品投向的具体项目信息,员工并未介绍,而是不断提收益率。

今年6月中旬,北京银监局对银谷财富“银谷银行”虚假信息进行风险提示;11月初,银谷财富辽宁营口的分公司就已经被当地公安局调查,大门被贴上了封条,要求“责令整改,停业整顿”。银谷财富方面则表示,这是“当地拓展业务时遇到一定阻力”。

如何判断P2P平台的风险大小?前述监管人士介绍,第一看预期收益率。如果收益率为8%-12%,这可以用机构产品解释收益;如果是收益率在12%-15%,这可以理解为民间借贷,但风险很高;如果收益率超过15%,基本没有理由相信。

第二,看业务员的激励机制。“如果给业务员过高的激励,业务员在介绍产品时很容易误导投资人。”多家P2P公司地推人员表示,自己都是“带业绩上岗”,赚“收益+工资+提成”的钱。比如已经出事的某P2P平台,实习生被要求一个月业绩5万元,初级理财师20万元,中级理财师30万元,高级理财师40万元。如果能拉到10万元投资一年期理财产品,提成可高达3000元。

第三,看线下业务规模。“如果这个P2P公司大量线下业务,尤其资金从线下渠道募集,这存在很大风险。”前述监管人士指出,线下业务的操作风险难以把控,管理问题比较突出。

“大部分P2P都不是真正的P2P,A2P、P2B、P2C、P2G等模式都是不靠谱的。”融360 CEO叶大清向记者指出,P2P的理念应该是老百姓的钱给老百姓用,所以标是小额、分散的,而不是老百姓的钱给上亿元的大标,投向都是产能过剩企业、政府等,“这不符合金融的逻辑,资金期限错配严重”。

此外,大量的P2P平台不惜花重金投放广告,以央视或各大卫视等媒体为其增信。比如,2015年2月-10月,银谷财富在央视一套、十套投放广告,将品牌宣传片在多个单日的《新闻联播》播出前时间段18时50分-18时53分播放,北京地铁、高铁里也随处可见银谷财富的广告。11月18日,翼龙贷耗资3.6951亿元夺得央视“标王”,总共拍下央视“新闻联播标版组合”等。

2015年7月24日,大连市政府发布《涉嫌非法集资广告的通告》,36家P2P平台被通报,包括信和财富投资管理(北京)有限公司、宜信卓越财富投资管理(北京)有限公司的两家大连分公司,还有中融民信资本管理有限公司、恒昌财富、大连融信联创投资有限公司、放心网络投资(北京)有限公司等。通告指出,这些公司不具备对社会公众开展投资理财业务的牌照和资质。

风险传染到银行

a99156c2f59b8892cea77adaf003fe4f

非法集资是否会传染到正规金融机构,酝酿成系统性风险?这样的趋势越来越明显。“形势逼人,如果不尽快采取有效措施遏制案件高发态势,经济社会发展可能会付出大的代价。”一位监管高层表示。

中国银监会主席尚福林曾在年初的经济形势会议上指出,银行业案件防控形势严峻,非法集资和民间借贷等外部风险向银行业传染加剧。

记者了解到,一些银行也给涉嫌非法集资的公司贷款,当公司资金被冻结后,银行难以进行保全资产,形成坏账。据银行机构自查统计,四川省有45家银行授信客户涉嫌非法集资,涉及7.8亿元贷款。

今年9月8日至11日,河南省委巡视组反馈巡视情况时指出,河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以贷谋私问题突出,部分管理人员利用放贷权索贿受贿,违纪违法案件多发。基层行社“苍蝇式腐败”问题突出,存在内外勾结非法集资、以贷入股、虚假贷款、信托投资混乱等问题。

一位四川监管人士对财新记者表示,2014年以来,四川民间高息借贷和非法集资活动出现大面积无法兑付,这就催生了很多犯罪分子,向银行转嫁风险,导致银行业潜在风险加速暴露。“这两年来,大额虚假抵押贷款诈骗案接连在四川发生,给银行造成了直接损失。”

民间理财的“跑路”潮,也给银行体系留下了巨额的存量债务,风险还很难化解。比如,2014年8月,四川最大的民营担保公司——汇通担保的高管集体失联、卷款“跑路”,涉资40多亿元。当时银行人士告诉财新记者,汇通担保利用多个投资理财公司相互腾挪资金,个别银行还代销过汇通担保的理财产品,现在全部变为“飞单”。

全国性的金朝阳财富教育(下称金朝阳)问题更为严重,银行被套取大量资金。此前有媒体报道,该公司涉嫌传销,在2014年开始出现资金链断裂的情况,共涉资900亿元。

记者查询发现,公司已经巧借“在线教育”概念,将线下授课模式扩展到移动互联网领域。金朝阳的模式为“高杠杆+反复套现”。首先,“学员”之间互相借钱,购买豪车豪宅,再伪造合同,以办理房贷车贷,骗取银行资金;再拿购房合同等到各银行办理大额信用卡套现,再把钱在“学员”之间相互拆借,或者购买金朝阳的“Pre-REITs”或“企业短债”产品,产品年收益率都在30%以上,如是循环。

当金朝阳骗贷案爆发时,银行出现了大量的信用卡、按揭房贷等形式的逾期贷款。但由于大部分资料均是真实的,包括“学员”的身份证、房产证等,银行无法以骗贷案处理,只能算是民事纠纷,成为银行的不良贷款,还不能核销。

不仅是银行,保险机构也卷入“飞单”事件。2015年4月,深圳金赛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陷入60亿元兑付危机,实际控制人王维奇将资产转移后“跑路”。10月,投资者到北京平安大厦门口进行维权,因其通过平安人寿渠道购买。后平安官方回复称,有平安人寿个别业务员私下违规推介,规模1亿元左右。

权威人士指出,在北京、江苏、广东、湖南等地排查,均发现银行、保险等金融机构多名工作人员存在私自销售理财产品等异常行为。

谁来负责?

094785a250b71781408216c19e6de18b

“谁生的孩子谁抱”,这样的监管理念在迅速演化的金融领域,被套利者所利用,滋生出庞大的非法集资风险。

这既牵涉一行三会等各部委的利益,也暴露了中央与地方监管体制的问题。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吴晓灵表示,监管当局对待金融机构业务创新要克服地盘意识,主动按产品功能协调落实应有的监管,监管当局不应该有自身机构的利益。

“非法集资是各行各业的,以前是医药保健、造林,牵涉药管局、林业局,现在是融资租赁、P2P等形式,再加上很多非法集资通过网上传播,整个生态变了,很多问题就要重新去考虑。”一位银监会人士指出。

财新记者从多个部委的监管人士处了解到,由于监管主体缺位,一些行业所谓的监管办法,其实是“鸵鸟政策”,反而给非法集资提供了保护伞,而投资者欲告无门。

现在大部分“假基金”都会到基金业协会登记,拿登记作为增信行为。“按照国务院的打击非法集资工作程序,主管部门要先给个意见,公安部门才能立案。”前述监管人士透露,登记在册的私募基金多达2万家,很明显,根本不能一一认定。

P2P更是如此。业内人士认为,按照信息中介的定义,没有几家P2P能符合将要出台的监管办法。据财新记者此前报道,地方金融办则按照属地管理原则,对P2P进行备案管理,并进行风险防范和处置。“地方都是来了就给登记,又不检查,这些公司对外就说是国家登记过的正规军。”一位监管人士觉得问题很复杂。

“出台的政策没有针对实际情况。”金融改革步伐加快,产品不断创新,衍生出的新型金融行为、融资模式,没有明确监管规则,跨区域性风险加剧,地方监管难以有效。“一个地方金融办备案的互联网金融平台,不会去别的省募集资金吗?”

“不是推卸责任,要管就要管好,但是现在怎么管?”接近银监会的人士对财新记者指出,现在有3000多家P2P,已经长成庞然大物,“我管的话,我得知道它是谁。随便拿出一家来,我都得看半天吧?就像管银行一样,审查股东资质、股权结构、经营模式、有哪些风险等。随便拿一家P2P过来,我都得看,注册的时候资本金是不是真实的,是不是真金白银、在哪里注册的、股东到底是谁,我得一项一项去核对,把风险在准入的时候就管好。”

一位证监会人士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:“登记的时候也没检查,几个人怎么检查2万家私募基金?凭什么此人登记了之后,干的坏事就归我管了?”跟私募基金一样,银监会也面临监管资源不足的问题。目前银监体系共2万左右的员工,“现在这些人光管银行都忙不过来,任何一个处室都只有几个人,拿一个处对应3000多家P2P,怎么管?”

“金融监管部门不是用来打击非法集资的,妄图通过出台行政规定和自律规则,来规范刑事犯罪行为,是飞蛾扑火。”前述证监会人士指出,“金赛银”案有深刻教训,非法集资必须立刻控制人、控制资产,但行政监管部门无此权限!

来源:财新网

欢迎转载:财金圈 » 骗局大排查,14家平台重点调查!

分享到:更多 ()

财金圈 专业 深度 分享

联系我们欢迎投稿